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母亲

时间:2016-05-24 16:11:21  来源:  作者:

 第一次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结果是驳回了申请,很是于心不忍!

这是一个怎样的母亲,瘦弱、单薄、营养不良、眼睛里透着惊恐不安。

四个孩子的母亲,独自抚养子女。

三年前与丈夫协议离婚,除了承担抚养责任的三个孩子后,还有六个月的身孕,离婚后也是倔强地生育、抚养。

三十五岁的农村女人,家中亲人只有近七旬老父依靠,母亲早逝,无兄弟姐妹。

大她六岁的前夫,原系刑满释放人员。十八岁不到配错了终生可依人。如今大女儿已快十六周岁,中专在读。

离婚后,女人独自扶育四个子女,据说是农村房屋民房两套,说好一人一套。

然而自今年上半年来,男人动辄翻墙入室,对女人和幼子殴打、骚扰,严重的一次,110出警了,不到十岁的幼子被打得耳膜出血,但依然是不停地骚扰和殴打。

反家庭暴力法的实施,给她带来了希望,第一次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很不幸,被我驳回申请了。当然,此处我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办理的。因为她不属于反家庭暴力法适用的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主体范围,既不属于家庭成员,也不属于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

自然,驳回申请的裁定书,我亲手发送给她。给她说明了驳回的原因,并告知了作为她前夫的家庭成员,她遭受殴打的子女享有申请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法律权利,她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代为申请。在子女的申请事项中,可以要求暴戾的父亲不得跟踪、骚扰申请人的相关亲属,自然这个可怜的母亲也就能获得法律设定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保护了。

反家庭暴力对妇联、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赋予了相关的保护义务。所以,我给她写下了妇联的12338,让她申请法律援助,并告知她也要及时找所在的村民委员会对对方进行教育、制止。

这是一部需要多单位履行职责,群防群治才能充分发挥效能的法律,所以请所有人不要漠视。

七旬老父保护不了的弱女子和幼儿,需要大家共同的保护,母亲舐犊情深,可是母亲展开双臂却不能给年幼的孩子安全的臂弯,反家庭暴力法必不会形同虚设。

无独有偶,第二天一起离婚案件开庭,再次是感受到家暴和母亲。男方要求离婚,女方一进法庭就表明同意离婚,脸上淤青明显,但要求两个子女均由她抚养。

当然,我犯难了,两个子女怎么说也是一人抚养一个啊,给一个人抚养,于法于理都说不通。如果说离婚是考量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问题,那么子女的抚养权处理,自然是考量对未成年人成长有利的因素。

庭前调解,男方坚决不同意子女全由女方抚养,于是女人情绪一下子激动了,把衣服从肩膀上往下拉,胳膊上淤青一片,让旁观者心疼。

庭前的调解进行了半小时,作为母亲,女人坚决不放弃一个孩子的抚养权,竟然说可以不要男人支付抚养费。

男人坚决拒绝和好。

作为母亲的女人说:孩子我生的,若不是自己养育,发生什么意外,自己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母亲,遍体鳞伤心里唯一想到的仍是孩子。最终无法调解获得两个子女抚养权的母亲,表示不同意离婚,希望再通过自己的努力,维持家庭的完整。

希望六个月以后,不会再受理他们的案子。

愿天下母亲无伤,愿世间幼儿心愉。

                                                                                                            (民五庭  时恒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